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破镜重圆

时间:2019-07-04 14:32:30  来源:原创  作者:李庆伟
破镜重圆
 
解放前的小李庄由于外出闹革命的人较多而素有“小延安”之称,其中从淮北中学毕业的李秀安、李泰安、李平安、李营安等十几人解放后分别在安徽淮南、蚌埠、淮北以及淮阴等地区参加工作,但是他们很少回到苏皖两省四县交界处的老家小李庄,红色老区在和平建设年代里反而越发地被抛在了后面,成为贫困地区的贫困村,被戏称“全省决战西南岗,脱贫关键看李庄!”1972年5月1日上午,巨大的轰鸣声打破了小村的平静,工程机械往村子里运来了大量的鹅卵石和各式各样的大型农田打井的机械,七零八落地堆放在村子中央的小学操场上,每当下课的铁铃敲响的时候,孩子们都一拥而上、爬高上低,或者转动各种转盘摇把等,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新鲜玩意儿,显得十分兴奋。只有一名漂亮的小女孩站在一旁只是静静地观望。上课铃声响时红领巾们纷纷如小猴子下树般地跑向教室,只听“哎呦”一声撕心裂肺地哭喊,同学们立即扭头看到:村里唯一没有读书的漂亮小姑娘李爱绒手指被齿轮夹住了,大家赶快回过来把转盘倒转拔出李爱绒的小手,可惜左手拇指以外的四个手指已经被齿轮切断了……老师赶来了,同学们都报告说是李绍一转动转盘伤着了李爱绒。老师也顾不得谁是“凶手”了,迅速把李爱绒带到大队部附近的医疗室里紧急包扎。
李爱绒是一名孤儿,母亲生下她就因为难产而过世了,村里只是传说她的父亲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当干部,李爱绒却谜团一样地自幼过继给她的远房单身舅舅李安贵作为养女,一起生活在一个芦苇搭成的草房子里,低矮阴暗。舅舅偶尔喝醉酒回来没水喝时就对着李爱绒发火,多次被打骂也不敢哭喊,更别说上学的事儿,所以她从来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字。大雪封门的冬季时,家里更是没有可吃的东西了,有一次李爱绒翻动了舅舅床底下箩筐里的山芋干时被发现了又是一顿暴打。邻居们都看不下去,其中大队卫生室的赤脚医生杨寿青把八岁的李爱绒带回家,捡了几个煮熟的山芋头给她充饥。那个年代谁家都不宽裕,但是别的孩子们好歹有个爹妈喊,委屈时可以撒撒娇啊,更不会因为饥饿偷东西吃而被暴打嗨。社员们都觉得李爱绒太可怜,她竟然从来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儿。
李绍一并不承认是他转动转盘伤害着李爱绒了,但是周围的同学们都一口咬定是他,家长只得认账买单去大队医疗室把费用结了,又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看望一下仍在挂水的李爱绒。李绍一自然少不了被一顿狂揍,他也只能无奈地自认倒霉。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绍一也外出读书,慢慢儿地就把此事淡忘了。
1978年9月1日,李绍一在王集中学读高中时,班级里有一位漂亮的小女生名叫张莉莉,她的父母张广华和张秀英都是南京下放到小李庄的知青,张莉莉虽然在农村读书长大,但是城里人的气质就是不一样,性格开朗活泼爱说话,在文革刚刚结束的年代里,中学里男女生之间很少交往交流,但是张莉莉就大大方方地和男女同学友好地相处,没事儿就和男生一起谈论难题,课余时间尤其爱唱歌,是校园里的一名活跃分子。优越的家庭条件更避免不了有众多男生追求她,张莉莉却只对李绍一有明显的好感,经常主动找学霸李绍一探讨作业题,但是李绍一从不和其他男生一样主动追求张莉莉,他更多的策略是以静制动,体现出自己的另类和淡定,这样反而更加掳获了张莉莉的芳心。高二的时候一个周末,张莉莉主动进攻约李绍一出去散步,第一次谈了学习以外的好多事儿,她的爸爸妈妈、她的两个哥哥、她家在南京时生活情景等等。带着城里姑娘的大胆和泼辣,张莉莉还问了李绍一将来准备找什么样儿的对象,李绍一一时唐突得不知如何回答,低头揉衣角,张莉莉嗔怒骂他:“怎么腼腆的一个闺女似的啊?”
国家恢复高考以后,张莉莉原本计划推荐回南京上大学的梦想落空了,恰恰李绍一凭借自己的实力考取了淮阴农业学校,那时候能够考取学校跳出农门就意味着成为国家干部,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儿。他们俩鸿雁传情保持着密切的书信往来,直到两年后李绍一毕业,被分配在了淮阴地区供销合作总社,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一个周末,几个同学在李绍一宿舍里聚会,五瓶生理盐水瓶装的双沟山芋干散酒,搭配凉拌香菜萝卜丝,和一盘盐水花生米,是标配的下酒菜,不知不觉中五瓶散酒就没有了,这时坐在主席位置的区政府驾驶员汤太奇才想起来下午区人大主任李泰安需要外出有事。慌乱中大家也记不得说了些什么,一起把汤太奇送走了就各自东倒西歪地睡着了。但是汤太奇却惊吓得醒酒了,赶忙开车到了东大院区人大李主任家楼下,李主任爱人说他刚刚步行出了大门左转了。汤太奇赶快开车出大门左转,果然发现前面的李主任正踱着方步沿着淮海路向南独自步行。汤太奇驱车追上了李主任后打开车门,李主任却默默地继续前行,汤太奇感觉自己惹事儿了,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并稍微靠前一些把车停稳后,立即下车道歉说路上遇到了点儿小摩擦,买了点儿酒精擦擦,耽误时间了,请求原谅。李主任没有吱声,一屁股坐进车内。为了避免不断道歉的汤太奇过于尴尬,李主任说:“没什么,我只是故意走走散散心而已!”
以前的老革命脾气都固执,毕业于战火纷飞中的淮北中学、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李泰安更是如此,凡事就事论事不讲情面,工作中有一点儿瑕疵就会发火,西大院的办公区甚至东大院的生活区尽人皆知。汤太奇也明知李主任是因为他的饮酒误事儿而生气,好在没有发火就算是给他不小的面子了。驾驶员都是聪明绝顶的,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汤太奇突然联想到吃饭时说话口音和首长很像的东道主李绍一,于是他一边开车一边故意唠嗑说:“李主任,我的一位好友叫李绍一,他的说话口音和您很像,莫非李主任也是泗洪县王集公社的?”李主任嗯了一声。半晌没有下文,汤太奇感觉也许是首长计较自己酒后开车?那个年代没有酒驾的说法,只要不喝醉了,驾驶员饮酒很正常。不过也有误事儿的时候,这不,今天汤太奇就摊上了,他立即解释说:“李主任,我得检讨一下自己今天和朋友喝酒了,就是您的老乡,淮阴区供销合作总社新参加工作的李绍一。”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楚秀园附近了,谁知道李主任突然对这个李绍一感兴趣了,他说:“小汤啊,你说这个李绍一是泗洪县王集公社的?下次把这位老乡喊来到东大院,我也好多年没有回到老家小李庄看看喽!”汤太奇连忙答应下次一定把他带过来。看得出:至少李主任已经不再生气计较自己的迟到了,于是放心地加大油门,很快地车已经出了市区,他们直奔此行李主任开会的目的地南京方向……
一周后,李绍一随着汤太奇来到了区政府办公区西大院,站岗的军人询问了情况后照例让原本熟悉的汤太奇把陌生来人李绍一的情况登记一下,传达室的里面一间那位扎麻花辫子的女工作人员用手摇电话拨通了区人大李主任的号码:“李主任,有位叫李绍一的人找您,请问何时方便?”放下电话后,麻花辫子热情地招呼他们俩立即过去。四号楼全部都是区人大办公的地方,四周绿树掩映也导致光线不是很好,李绍一在汤太奇的带领下迅速来到了二楼最东面的“主任办公室”,李主任已经安排秘书准备好了茶水和几个水果,汤太奇感觉到首长已经完全原谅了自己,谈话也没有安排自己落座参与,便主动提出:“主任,您和老乡好好聊聊,我就不打扰了。”汤太奇觉得,平时都是自己帮李绍一的忙,没想到这次是李绍一给自己解了围。
李绍一的拘谨很快地被李泰安主任的亲切打破了,乡音无改的李主任问这问那,从老家多年的变化情况,问到李绍一的父母是谁,以及他的工作情况,尤其关切地问到了老家是否有一个叫李爱绒的姑娘。她是李绍一最熟悉不过的小妹了,不过如今也是好多年不见了。李主任交待说不要随便向外透露:李爱绒不姓李,是他的战友在解放西藏的战斗中牺牲了的副师长张韬的遗腹子。一起并肩作战时,张副师长曾托付过李泰安政委,这次解放西藏的战斗中如果有意外,请他照顾好新婚燕尔的妻子李甜甜……毕竟李泰安是张韬的远房小舅子。可是谁也未曾料想,张副师长竟然遇害在民族分子的暗杀下。李政委深感没有尽到自己的照顾责任,这次必须通过老家人了解情况后把烈士后代李爱绒安排好。于是直接告诉李绍一:“你要设法站在为组织分忧的高度,抽空回家代表组织把李爱绒接来,我会提议由组织上考虑革命后代的生活来源和工作岗位事宜的。”接着,微笑着瞅着李绍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假如你要是能够把李爱绒娶回家,组织上也可以考虑你的未来问题。”说完他哈哈哈哈地笑了,这意味深长的笑声,化解唐突、避免尴尬,虽然算是开玩笑,但是可以让李绍一有台阶下,也可以看看老家这位侄子的态度。
被嫉贤妒能的区供销合作总社主任潘茂辛一直打压的科班出生的新人李绍一顿感心头一震,他心花怒放、眼前一亮,同时立即又暗淡下来,他差点儿忘记了自己老家的恋人,下放知青家的千金张莉莉。纠结中,头脑灵活的李绍一仍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感谢首长的提携!”李主任打断了李绍一的话,立即纠正他说:“非工作场合别喊我首长,今后就喊大爷,我比你的父亲李美安大三岁,但是小时候他摔跤可是第一。”李主任明显地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自言自语地说:“那个年代啊,村里没有电,更没有其他的玩法,冬天里衣服厚实些就在草垛子旁摔跤比武锻炼身体,犹如蒙古的那达慕……”
半年后,不识字的李爱绒没能努力进最热门的供销社和粮管所,被组织上按照革命后代的待遇安排在了区机关食堂里做服务员。李绍一也被组织考核提拔成了区供销合作总社的团委书记,生性敏感的李绍一当然知道个中缘由,反而更加让他觉得下一步不知道如何面对老家的准对象张莉莉。走车路,今后自己的仕途一定会飞黄腾达;走马路,就得及早和心爱的人摊牌,否则愈拖愈伤害她。举棋不定间,他只得痛苦地和大爷李泰安如实交代了多年恋人张莉莉的事儿,没想到大爷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理解你们年轻人太重感情,但是人家的条件需要你担心考虑?那是你在追求人家城里人!真正需要你关心照顾的是李爱绒!组织需要和事业为重,感情是可以后天培养的嘛!”当李绍一得知自己即将明确为正科级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唯一抉择。摊牌后,张莉莉承受不起巨大的刺激,在一次爸妈回南京看望爷爷奶奶时突然诱发癔病人事不省,披头散发地一会儿说爸妈不要张莉莉了,一会儿说爸妈从南京回来到村后了。果真有人看到张秀英哭着从屋后过来了!在没有手机的年代,这种母女之间特异心灵感应在村子里被传言得神秘兮兮。从此默默无语的张莉莉就被父母像保护弱智子女一般地精心呵护,直到第二年知青回城再也没有他们一家的消息。
1996年,从淮阴市剥离出去一个新建地级市——宿迁市,李绍一被组织上任命为副处级的宿迁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妻子李爱绒也随着居住在府苑小区东门南边的三号楼做起了全职太太,全力支持丈夫的工作。左手残疾不便做事倒也没有难倒李爱绒,困惑她多年的问题是自己不识字和丈夫之间的共同语言几乎没有,最伤心的是她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李胜男却让李绍一很不满意,经常抱怨甚至家庭冷暴力疏远她,虽然女儿很优秀很可爱,也没能让李绍一把心思放在家里。逆来顺受的李爱绒已经适应了默默奉献,但是多年来总有一种全日制保姆的感觉。他们也曾考虑过再要一个孩子,但是公务员身份的高压线让李绍一最终没敢挑战二孩政策没有放开时被双开的风险。
2000年8月,李绍一被组织上安排到南京青年干部学院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学习,这位正处于上升势头的副处级蓄势待发的年轻干部,仿佛比即将退二线的正处或副厅级干部还要惹眼,很多同僚不失时机地把握未来抽空给他祝贺送行,让素来低调的李绍一在恒力国际大酒店醉了好几次。能够住在青年干部学院安心学习对于李副主任来说倒也是一件很惬意的劳逸结合的清净事儿,至少这段时间再也没有那么多的会议应酬以及秘书递交的汇报材料。每天下午五点太阳还很高的时候就放学了,他经常到后宰门明故宫的午朝门公园里转一转散散心,偶尔也转转附近的南京历史博物馆或希尔顿国际大酒店。可是有一天傍晚,散步素来喜欢思考问题的李绍一在返回路上突然被一个非常熟悉的南京口音的美女高声呼喊:“李绍一,是你吗?”
一个埋藏心底多年的让他怦然心动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张莉莉,是她!还是那么漂亮并充满活力,浑身依旧洋溢着热情奔放。她拉起李绍一的手说:“我家就在附近的御道街小区,我请你吃饭!对了,你过来干嘛呢也不设法告诉我?”官场上历经沙场考验都四平八稳的李副主任被这突然袭击搞得一时拿捏不住自己,鬼使神差地随着张莉莉来到了小区,进入到一栋复式楼房内,环境倒也清洁素净,室内物品整整齐齐,床铺整洁有序,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和谐。主卧室的墙壁上一副帅气男子的彩色黑框遗照突然让他头脑一炸!忍不住再看一眼照片里男子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时,李绍一有一种芒刺在背的负疚感。张莉莉叹口气淡淡地解释说:“他是一名消防员,在婚后第二年的一次超市失火施救别人时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现场的,导致吸入有毒有害浓烟过多而窒息死亡。我们没有孩子,我也不愿再结婚,父母都去世了,两个哥哥都在江北居住很少来往。”
李绍一记不得那晚他们俩仅仅就着一盘水煮花生米喝了多少酒,只感觉自己说话很少,全听张莉莉不停地诉说自己得病到恢复的过程,以及一个年轻的寡妇如何扛起生活的重担。天亮时,李绍一惊呆了,自己躺在主卧室的床上,空调温度略微偏低,这才让李绍一感觉到身上只有新换的充满肥皂香气的短裤背心,自己的衣服全部晾晒在阳台上。床边垃圾篓里堆满的卫生纸突然让李绍一感觉自己太混账不是东西,那样岂不是在遗像的眼皮底下亵渎英雄的在天之灵?!卧室的门开了,张莉莉身着性感睡衣开心而又自然地招呼李绍一快洗漱吃早餐。尴尬至极的李绍一被张莉莉的亲切语气打消了顾虑,急忙解释说:“昨晚我怎么搞的什么都记不得了,我是如何躺在这儿的呢?”张莉莉笑而不答,转移话题说:“炒鸡蛋、米粥、馒头,只有这些了。我也不留你,吃完早餐后快去学习吧!”那天,教授讲授的内容是前苏联时期的政治经济形势,李绍一的人在课堂上,心却在张莉莉那里,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全然不知所云。奇怪的是张莉莉也没有像自己既期望又担心的那样过来找他,经过多日的平静他才恢复到了正常的学习状态,可惜学习培训即将结束了。他下定了决心,临走时必须再去找张莉莉一次,也算是告别吧,毕竟是初恋情人啊!
张莉莉若小鸟依人般地把头靠在李绍一的背上,幸福而又平静地说:“我知道你一定会过来的,你是大忙人我也留不住你,也许今后我会回苏北居住,假如有机会和你住一个小区,也好抽空经常去找李爱绒打麻将啊。”李绍一只当是玩笑话,突然转身紧紧地拥抱住张莉莉说:“我,今生对不起你!”再一次,他们俩喘着粗气滚床单直到预约前来接李副主任的驾驶员来电话。
从此,李副主任多了一个心思,就是害怕半夜里张莉莉的微信信息提示音,因为从来没有别人!近期也许是因为经开区里分管工作调整上的不顺意,李绍一的心情本来就很不好,偏偏在一个会议上他即将布置工作时又接到了张莉莉的电话:“李绍一,你方便说话吗?”“什么事儿?你快说,我在开会!”张莉莉停了半晌,说:“那就等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吧!”这样反而让李副主任开会的思路整个儿乱了,因为张莉莉没有微信发信息而是罕见地打电话,他预感到那边一定有事儿。散会后,李绍一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时跳出来的一条信息让他差点儿晕倒:“我怀孕了”。一时间,他的头脑乱如麻……电话打通后,张莉莉无助地说:“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呕吐得厉害,我实在支撑不住快要崩溃了,我要去找你!”李副主任顿感不自律的大难终于要来临了。固执的张莉莉最终在府苑小区东门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半年下来,在这个罪过的爱的小窝里发生了无数次既担心受怕却又难以抗拒的缠绵悱恻故事。随着邻居们对小区里突然多出个南京口音的大肚子孕妇的议论纷纷,多疑的李爱绒察觉到了丈夫异常加班的借口和行踪的诡异,她再也受不了多年守活寡的保姆身份,鼓足了勇气拨通了已经退居二线的恩人李泰安的电话。
省纪委责成市纪委主要领导严肃查处及早反馈,绝不姑息!鉴于即将明确正处的李绍一还有其他问题,一并处理。他,被开除党籍,降为正科级普通公务员,保留公职。祸不单行,在家庭内部,李绍一由于属于过错方,李爱绒通过司法途径裁决他净身出户。一无所有的他终于解脱了,有一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是啊,他想到了渔夫和金鱼的故事,自己真的又回到了原点。他不在领导岗位后索性蛰居不出,整天守着张莉莉,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地变大,只有夜晚才敢陪着她到人少的古黄河风光带去散步放松,但是再也找不到当初的花前月下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愧对李爱绒的自我谴责,更加对不住大爷李泰安的提携关爱。如今虽然和曾经心怡的人在一起了,但是这支离破碎的心永远无法坦然面对周围的亲人和友人。社会不是丛林,人不是动物,今后他们俩能够幸福地走下去吗?
破镜真的能够重圆吗?
 
作者:淮海技师学院  李庆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888彩票app手机版_888彩票app下载_正式游戏网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凤凰体彩app下载「安全购彩」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